詹师傅表示
2020-06-24 18:3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王佳住在东海城市广场附近。他第一次接触“滴滴专车”是在一个星期之前。早上8时30分,临出门前王佳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用“滴滴打车”软件打车,但等了许久也没有一个司机抢单。因为着急去见朋友,王佳使用了“专车”服务。不出20秒,一辆别克商务车抢了订单。司机看到王佳后,主动下车为他开车门,并且亲切地说了声“欢迎您!”这让王佳有些受宠若惊。因为打了那么多年车,从来没有一个司机那么有礼貌。车子的内部环境很好,司机也开得很稳。从东海城市广场到中心书城5.5公里,费用总计42.6元。用了滴滴送的15元折扣券,折下来实际付了27.6元,只比打出租车贵了几元。王佳觉得很划算,他说从来没有那么好的打车体验。一个星期以来,王佳几乎天天打“专车”。

深圳市汽车租赁行业协会秘书长苏宗旋认为,若是使用租赁车从事“专车”服务,那就不违法。事实上,车辆租赁公司所拥有的专车数量远远不能满足“专车”市场的需求。现在市面上有相当一部分的“专车”是由私家车转变而来的。

b

顾客 “专车”提供更好的打车体验

与邱师傅有同样担忧的还有詹师傅。詹师傅开“专车”已近3个月,在开专车之前,他在一家工厂里开车。比起以前,现在的工作既轻松收入又高。与邱师傅不同的是,詹师傅开的车是租车公司的,但他并不需要出份子钱。每月底薪3000元,收入的25%归自己,车子不用自己保养,油费公司也出大头。这样算下来,每月收入有7000多元到8000元,好的时候可以上万。随着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地打击“专车”,詹师傅料想以后的生意可能不大好做。詹师傅表示,很多地方都说“专车”是“黑车”,不少市民肯定会有疑虑。说不定深圳也会加大打击力度。“反正我现在是不敢跑机场和口岸了”,詹师傅说。

“快的”和“滴滴”分别在去年的7月和8月进入“专车”市场。为了瓜分这块大蛋糕,两家公司依旧采取了“烧钱”的策略,以巨额补贴吸引司机和消费者。

邱师傅在深圳全职从事“专车”服务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开的车是他自己的。他现在使用“滴滴专车”和“快的”两个平台。邱师傅告诉记者,第一个月他只通过“滴滴专车”这个平台的纯收入就达到了1.5万元左右,除去20%的平台费用、车辆损耗以及油费,第一个月的收入还算可观。“现在一天可以接十几单,但以后就不知道了。”邱师傅告诉记者,深圳的政策不明朗,没有明确说“专车”就是“黑车”,因此他们的生意没有受多大影响。但2015年初以来,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地相继将“专车”定性为“黑车”,这使得深圳的“专车”师傅有些不淡定了。“现在人心惶惶”,邱师傅说,“特别是广州宣布‘专车’是‘黑车’之后,广州离深圳那么近,指不定这把火什么时候烧到深圳来。”

记者在网上发现,有不少深圳汽车租赁公司在招聘“专车”司机,一般都要求自带车辆。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随机拨打了其中一家公司的电话。这家公司的接线人员简单询问了记者的驾龄和所拥有车辆品牌之后,便让记者等通知验车。这位接线人员还告诉记者,车辆通过检验并且司机通过公司的培训之后,就可以上岗。只需要在平台注册,不需要签订任何合同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现在租赁公司根本没有那么多自有车辆与打车平台合作,因此多采用吸纳私家车加入的方式来弥补空缺。这一点,打车平台不是不知道。这位业内人士还说,只要对私家车进行了严格检验,对司机进行了培训,并且所接入的平台是合法的,那允许私家车进入“专车”服务市场又何妨。监管部门不该一刀切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aorere.cn湖北省黄石市炒煞种植专业合作社 - www.taorere.cn版权所有